贵宾登录

The Paper

日期: 2019-11-04 18:15

  答:这个问题很有意思,让我撇开作品,单谈对这个人的看法。那我就试一下。

  首先,我要说莎士比亚是个谜一样的人物。理由很简单,因为他死得太早,从1616年去世至今,死了403年。在他生前,不仅未留下自传性的片言只语,以及哪怕一页书信、日记,也没有什么人写过他的传记。除此,对于他到底是否在离家不远的拉丁语文法学校上过8年学,并无定论。

  所以,第二,俗话说知人论世,不知其人,何来评价?如此,我只能凭从莎剧构建起来的想象,试着评价一下莎剧的作者:

  1.他是一个绝顶聪明、卓有才华的人,或许有着照相机式的记忆,否则,他不可能以那么快的速度,在20几年时间里编出37部戏。

  3.妻子比他大八岁多,婚后第三年,他把老婆孩子往家里一扔,跑到帝都伦敦做”北漂”,写戏挣钱。由此或可推测,他算一个顾家的男人,虽不一定爱老婆,却十分爱孩子。换言之,他可能不是个好丈夫,却还算一个有责任感的好父亲。

  4.他身上有明显的旧教(天主教)习气,但在伊丽莎白一世女王治下,他必须是一个信仰英格兰国教的圣公会教徒,即新教教徒。就此而来,在他本人身上便天然体现出一种宗教、生活、道德、人格的矛盾与分裂,这其实也正是哈姆雷特深感疑惑的“哈姆雷特问题”:“Tobe,ornottobe,thatisthequestion.”。

  5.他是一个市井气十足的乡巴佬,没受过正规高等教育,三教九流朋友众多,也喜欢结交贵族。

  6.从两任国王,伊丽莎白一世和詹姆斯一世,对他都挺好,或可判断,他是一个腹有城府、深谙世故的文人。

  原话题:我是首部进博会新书作者邹磊,第二届进口博览会有哪些看点,问我吧!

  一是通过扩大国外优质商品和服务的进口,更好满足国内产业升级和消费升级需求,让普通百姓有更多机会体验全球新技术新产品。

  二是通过吸引一大批优质企业集聚,更精准地开展招商引资,为地方经济发展提供新机遇。

  三是通过扩大中国市场开放,加强我国与相关国家经贸关系,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动力,为国际社会作出中国贡献。

  原话题: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,莎士比亚凭什么红了400年,问我吧!

  我读过旧版,译者直接套用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的语境,所以味道差了一点,你如何避免这一点?

  其实,不仅旧版莎译,近年来出的有的新版莎译,也有这种情形。最简单的例子是:把英国国王的王家自称“我”(we)译成中国皇帝的自称“朕”;大臣按中国古代王朝的规矩管“王后”(Queen)叫“娘娘”;国王称呼大臣“爱卿”。这样的地方,我觉得别扭。既然如此,那译本为何不把国王对王后的称谓“我的王后”(myQueen),称作“爱妃”呢?

  再比如,旧教徒也好,新教徒也罢,都把天堂所在的天称为“上天”(Heaven),这样的地方,我觉得以中国文化语境的“苍天”,甚至“老天爷”相对应,是不妥帖的。

  还有,在中世纪天主教的英格兰,人们常会对所恨之人发出诅咒或毒誓,这时他们常说“这个该受诅咒的”,或“该受诅咒下地狱的”,因为他们相信诅咒的力量,而诅咒与宗教密切相关。在这样的地方,我以为也不能简单地译为“该 死的”。假如可以译为“该 死的”,那为啥不可以译为“挨千刀”的呢?这样更过瘾!

  最后举个例子,中世纪英格兰的人常说“以圣母起誓”、“以弥撒起誓”,我以为应按此原意,似不应按这一誓言的转义“真是的”来对应。

  我在新译的时候,诸如此类的地方,我都特别注意,力求保持“原味儿”。恳望您能看看我的新译,亲自体会一下看。若我属于虚夸,您再批评我呗。

  zanarray.length;zani++){ var obj = zanarray.eq(zani); var id = obj.data(id); var times = obj.data(praisetimes); var zannum = zancontroller.check(id); if(zannum){ if(times

  zannum){ obj.find(p).html(zannum); } obj.find(span).addclass(zan).attr(onclick,javascript:;); } } }